主页 > 公司新闻 > 宿遷沭陽85后作家著作獲全國兒童文學最高獎
2014年05月21日

宿遷沭陽85后作家著作獲全國兒童文學最高獎

原標題:沭陽85后作家孫玉虎著作獲全國兒童文學最高獎

  一片葉子夢見自己變成一條魚,開啟了去往大海的旅程,旅程中遇見男孩、螞蟻、青蛙……字句間布满著英勇、夸姣和幻想的力气。這篇僅有806個字的兒童文學著作———《其實我是一條魚》,由沭陽85后作家,本年30歲的孫玉虎創作,一舉奪得第十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。值得一提的是孫玉虎是本屆最年輕的獲獎者。

  據了解,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是中國為鼓勵優秀兒童文學創作而設立的獎項,與茅盾文學獎、魯迅文學獎、少數民族文學創作“駿馬獎”一同,並稱為中國具有最高榮譽的四大文學獎。

  近来,記者通過網絡聯系上了遠在浙江的孫玉虎,聽他講述在著作背面,他所“走過”的兒童文學之路。

  有個會講故事的外公 文學在心中“萌发” 

  小時候的孫玉虎一向和外公外婆住在一同,直到十歲才回到自己的家。因為外公是念過私塾的,字寫得好,文章也作得流利。“小時候,他會教我識字、背詩、寫自己的姓名,講民間故事給我聽。我記得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,有個新媳婦愛放屁,婆婆就把她關在一個房間裡,房間裡有一個葫蘆,新媳婦噗噗噗地放起屁把葫蘆沖擊得滿屋子亂飛,這個故事笑得我肚子都疼。”這種幼年時代的感覺一向留在孫玉虎的心裡,所以長大后,他特別能了解孩子的兴趣和興奮點,從而在創作的時候盡可能地站在兒童的立場上去運筆。

  “讀人生第一本小說是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那時候,沭陽人盛行去外面‘跑書’,我姨父也加入了這個队伍。於是,我外公家‘俄然’冒出來很多書,《山山公》就是我隨機抽取出來的其间一本。那是一本反映農村少年日子的兒童小說,開啟了我的好奇心,對我吸引力特別大。”孫玉虎說,小時候外公並不同意讓孩子過早地接觸小說。所以,他幾乎是“鬼鬼祟祟”地讀完了這本書。

  看了八年的《少年文藝》 深受啟發

  孫玉虎告訴記者,自己真实開始接觸文學著作是13歲那年。“比现在從兩三歲就開始讀圖畫書的孩子們來說,這個年紀算是十分大了。不過我覺得有一個好處是:完全是自發的,而不是什麼人要求我或许推薦我去閱讀。”

  “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下午,我騎著腳踏車回家,黄昏的陽光照在我的身上,心境十分放鬆。我來到沭陽縣廣州路一個十字路口的報刊亭,問賣報刊的阿姨有沒有《青少年書法報》,阿姨說沒有,然后她向我推薦了《讀者》。我翻了翻,還了回去,掃了一眼那堆花花綠綠的雜志說,就要那一本!”孫玉虎說,那是我得到的第一本江蘇《少年文藝》,至今我還記得雜志布景是丁香紫的,上面還有個黑人小女子。

  “《少年文藝》發表的都是少年日子的著作,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文章還能够這樣寫,一会儿就被迷住了。”孫玉虎說,當時似乎聽見心底“砰”的一聲,《少年文藝》就這樣打開了自己心中那扇通往少年文學的大門。

  尔后,孫玉虎看了八年江蘇《少年文藝》,並於2003年5月江蘇《少年文藝》上發表了第一篇著作。孫玉虎笑著說:“我的大學是在***省讀的,學的是法令,但仍然訂閱了《少年文藝》刊物。室友們很古怪,為什麼我這麼大了還看這麼天真的東西。我就向他們介紹各種兒童文學著作,一朝一夕,他們也就習慣了。”

  棄法從文 當編輯寫小說

  高中時期,酷愛文學創作的孫玉虎被录用為校刊的主編,寫了好幾篇長一點的小說都會在上面發表,雖然一分錢稿費都沒有,但還是很開心。

  “我記得高考的前夕,我還在寫小說,怕被老師知道,就起了個筆名叫‘檻內人’。”孫玉虎的大學專業是法令,可讀了四年大學后,他反而確認了一件事:畢業后從事跟兒童文學相關的作业。

  大學畢業后,孫玉虎沒有考司法考試和公務員,而是選擇去甘肅支教一年。“我當時的主意很純粹,就是去體驗日子。跟孩子們在一同的那一年,讓我感到十分充實,十分開心,也十分有意義。”支教結束之后,憑借對當代兒童文學著作的了解,孫玉虎順利進入了北京的《兒童文學》雜志社。這一做就是七年,七年的時間裡,他一邊當編輯,一邊寫小說。

  永葆童心 夢境激發創作靈感